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> 廉政文化 > 刘基廉政文化
刘基廉政言论选注
时间:2011-09-05 字号:[ ]

刘基廉政言论    

   

贿    

(选自《郁离子》)

东南之美,有荆山之麝脐 焉。荆人有逐麝者,麝急,则抉其脐投诸莽,逐者趋焉,麝因得以逸。令尹子文闻之曰:是兽也,而人有弗如之者,以贿亡其身以及其家,何其知之不如麝耶!

【注释】
     荆山之麝(shè)脐:荆山,在湖北省西部,武当山东南,汉江西岸。麝,亦称香獐。因麝脐有麝香腺,能分泌出麝香,可用做药材和香料,故十分贵重。
     抉(jué):挑出,挖出。           趋:赶去,赶去取。      逸:逃跑。
译文】
     东南地区珍美的物产,以荆山的麝香最为贵重。荆地人追捕麝,麝被追得急了,就挑出了它的脐,扔到丛林里,追捕的人便跑去取麝脐,麝因此趁机脱逃。令尹子文听到这件事,大发感慨地说:这兽类啊,而有的人却连它也必不上。他们因贪图财货而丧身并牵连到他的家人,怎么他们的智慧却连麝都不如呢!”  

 

 

(选自《郁离子》)  

郁离子居山,夜有狸取其鸡,追之弗及。明日,从者擭其入之所以鸡,狸来而絷焉。身缧而口足犹在鸡,且掠且夺之,至死弗肯舍也。

郁离子叹曰:“人之死货利者⑦,其亦犹是也夫⑧!宋人有为邑⑨而以赂致讼⑩者,士师鞫之⑾,隐弗承⑿;掠⒀焉,隐如故。吏谓之曰:‘承则罪有数,不承则掠死,胡不择其轻?’终弗承以死。且死,呼其子,私之曰:‘善保若货,是吾以死易之者。’人皆笑之,则亦与狸奚异焉!”

【注释】

①狸:狸猫,状似猫,性凶猛,常盗食家禽。刘基故里南田一带称“猫狸”。

②擭(huò):装有机关的捕兽木笼。在这里作动词。        

③絷(zhí):拘禁。这里指被关进木笼。         

④缧(léi):捆绑;拘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⑤犹:尚且、还

且掠且夺之:一边使劲地咬,一边用爪强夺那死命挣扎的鸡。且……且……,一边……一边……。

人之死货利者:即“死于货利的人”。“之”是定语后置的标志。那些为了钱财而死的人。

其亦犹是也:大概也像这样吧!其,大概,表推测语气;亦,也;犹,像是。是,这,代词。

⑨邑(yì):旧时县的别称。           ⑩讼(sòng)诉讼。

⑾士师鞫(jū)之:狱官审讯他。鞫,审讯。

⑿隐弗承:隐瞒事实,不肯招供。           ⒀掠:拷问;拷打。

【译文】

 郁离子居住南田山时,夜间有只野猫偷他家的鸡。家人起来追赶,但没追上。第二天,仆人在野猫钻进来的地方安置了捕兽工具,并用鸡作诱饵。就在当天晚上捉住了那只野猫。野猫的身子虽然被缚住了,但嘴和爪子仍然紧紧的抓住鸡。仆人一边打一边夺,野猫却总是不肯把鸡放下。

郁离子叹息着说:“那些因贪利而死的人,大概也就像这只野猫一样啊。宋国有一个县官因接受贿赂而招致官司,狱官审问他,他隐瞒不承认,拷打他,仍旧隐瞒不说。官吏劝他说:‘承认了,罪是有限的,不承认,就要被打死,为什么不选择轻的?’他最终还是不认罪而被打死了。他将死去时,招呼他的儿子,私下对他说:‘好好保存那些钱财,这是我用死换来的。’人们都笑话他,而他同那野猫有什么两样呢?”

述评:

刘基曾用两种动物来比拟和反衬贪官。一种动物是狸猫。这狸猫刘基故里文成一带又称猫狸的,专爱抓人家的家禽。刘基说他隐居家乡南田山的时候,有一天夜里狸猫来他的家里叼去了一只鸡,他追得满头大汗也没追到。第二天,他仆人就在装有机关的捕兽木笼旁放上了一只鸡,狸猫果真又来偷鸡,就被机关夹住了。这狸猫虽然被捉住,可不管人家怎样揍它,怎样用力夺鸡,它就是口里咬住、前瓜抓住,死命不放。另一种动物是麝。麝的肚脐眼里分泌着一种脂肪似的物质,有强烈的香味,日子一长久,又会结成硬块子,这就是通常所说的麝香,是极名贵的香料和药物。一次,有个楚国人在荆山里追捕一只麝,麝被追得急了,就用自己的瓜子从肚脐上挖一块麝香投到草丛中,正当猎户跑过去拾麝香时,麝就乘机逃走了。对前一种野兽,刘基发出了深深的感叹:那些贪官们,跟狸猫是一样的吧?!而对麝却是赞不绝口,他借用令尹子文的话说:“这野兽啊,不少人还不如它呢!那些贪官们为了钱财而亡身败家,怎么他们的头筋还不如麝呢!可叹啊可叹!

 

蜀贾

(选自《郁离子》)  

蜀贾三人,皆卖药于市。其一人专取良,计入以为出,不虚价亦不过取赢。一人良不良皆取焉,其价之贱贵,惟买者之欲,而随以其良不良应之。一人不取良,惟其多卖,则贱其价,请益则益之不较,於是争趋之,其门之限月一易,岁余而大富。其兼取者趋稍缓,再期亦富。其专取良者,肆日中如宵,旦食而昏不足。郁离子见而叹曰:“今之为士者亦若是夫!昔楚鄙三县之尹三,其一廉而不获于上官,其支也无以僦舟,人皆笑以为痴。其一择可而取之,人不尤其取而称其能贤。其一无所不取以交于上官,子吏卒,而实富民,则不待三年,

举而任诸纲纪之司,虽百姓亦称其善,不亦怪哉!

评述:  

四川有三个卖药的商人,各人都有一套不同的经营方式。第一个专门收最好的药材,除了成本以外,不过稍加一些利润,从来不讨虚价。结果没有生意,饭也吃不饱。第二个同时兼收好药材和坏药材,顾客舍得出钱的就卖给好药材,不舍得出钱的就给坏药材。他生意还好,逐渐积累了一些资财。第三个专门收坏药材,卖价很贱,顾客要添多少就添多少,结果生意特别兴隆,连门槛都被人踩破了。只一年功夫,他便成了大富翁。刘基借郁离子的口又讲了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。他说:官场中也有这一类的情形:从前楚国有三个县官,第一个很清廉,上级对他不满,离任的时候连旅费都拿不出;第二个看情况酌量弄一些钱财,反而有贤能的声望;第三个见钱就刮,大部分用来结交权贵,不久就升任重要的官职了。  

贿赂失人心

(选自《郁离子》)  

北郭氏之老卒僮仆争政,室坏不修且压,乃召工谋之。请粟,曰:“未间,女姑自食。”役人告饥,莅事者弗白而求贿,弗与,卒不白。于是众工皆惫恚,执斧凿而坐。会天大雨霖,步廊之柱折,两庑既圮,次及于其堂,乃用其人之言,出粟具饔饩以集工曰:“惟所欲而与,弗靳。”工人至,视其室不可支,则皆辞。其一曰:“向也吾饥,请粟而弗得,令吾饱矣。”其二曰:“子之饔馌矣,弗可食矣。”其三曰:“子之室腐矣,吾无所用其力矣。”则相率而逝,室遂不葺以圮。郁离子曰:“北郭氏之先,以信义得人力,致富甲天下,至其后世,一室不保,何其忽也!家政不修权归下隶,贿赂公行,以失人心,非不幸矣。”

评述:  

北郭富翁去世后,家中仆人争权,房屋坏了也不及时修理,将要倒塌了,主事人才召集工匠们商量对策。工匠们请求先发给点粮食充充饥,主事人说:“没有时间给,你们先自想办法吧。”不久,工匠们再次告急,监工头却不向主事人报告,除非他们送给东西意思意思。工匠们不愿行贿,监工头就始终不向主事人反映情况。于是工匠们都饿得有气无力,十分怨恨,便拿着斧子坐着罢工。恰好这时下起了大雨,走廊的柱子折断了,两侧的小屋也倒塌了,眼看就会危及正房。主事人这才发现,赶紧采纳了工匠的要求,拿出粮食煮好饭,召集工匠们说:“只要你们提出来,我是不会不满足你们的。”工匠们到了现场,看那房屋已不能支撑了,便都打起退堂鼓来。其中一个工匠说:“先前我们饥饿,请求给点粮食都得不到,如今我们已吃过了。”第二个说:“你们送来的粮食已变味了,不可以吃了。”第三个说:“你们的房屋都已烂透了,我们没办法修了。”于是一哄而散。房屋终因没得及时修理而倒了下去。不用说,这“房屋”便是元王朝的象征。最后刘基又借郁离子的口作了总结:贿赂公行,以失人心!  

 

饮泉亭记  

(选自《覆瓿集》)

昔司马氏有廉臣焉[1],曰  君隐之[2]。出刺[3]广州,过贪泉而饮之,赋诗曰:“古人云此水,一歃[4]怀千金。试使夷齐[5]饮,终当不易心。”其后隐之卒以廉终其身,而后世之称廉者,亦必曰吴刺史焉。有元宪副君为广西时6],名其亭曰“饮泉”,慕刺史也,而宪副之廉,卒与刺史相先后。至正十四年[7],宪副之孙以时[8]以故征士[9]京兆君伯原所书“饮泉亭”三字征予言。  

予旧见昔人论刺史饮泉事,或病[10]其为矫[11],心甚不以为然。夫君子以身立教,有可以植[12]正道、遏邪说、正人心、扬公论,皆当见而为之,又何可病而讥之哉?人命之修[13]短系乎天,不可以力争也,而行事之否臧[14]由乎己。人心之贪与廉,自我作之,岂外物所能易哉!向使[15]有泉焉,曰饮之者死,我乃[16]奋其不畏之气,冒[17]而饮之。死非我能夺[18]也,而容有死之理而强饮[19]焉,是矫也,是无益而沽名也[20],则君子病而不为之矣。  

大丈夫之心,仁以充之,礼以立之。驱之以刀剑,而不为不义屈;临之以汤火[21],而不为不义动。夫岂一勺之水所能幻[22]而移哉!人之好利与好名,皆蛊[23]于物者也。有一焉,则其守不固而物得以移之矣。若刺史,吾知其决非矫以沽名者也。惟其知道[24]明而自信笃也[25],故饮之以示人,使人知贪廉之由乎内而不假乎外[26],使外好名而内贪浊者,不得以藉口[27]而分其罪。夫是之谓植正道、遏邪说、正人心、扬公论,真足以启愚而立懦[28],其功不在伯夷、叔齐下矣。  

番禺在岭峤外[29],去[30]天子最远,故吏于其地[31]者,得以逞其贪。贪相承,习为故。民无所归咎[32],而以泉当之,怨而激者之云也。刺史此行,非惟峤外之民始获沾天子之惠,而泉亦得以雪其冤。夫民,天民也;泉,天物[33]也。一刺史得其人,而民与物皆受其赐。呜呼伟哉!  

以时尚气节,敢直言,见贪夫疾之如仇,故凡有禄位者,多不与相得[34]。予甚敬其有祖风也,是为记。  

【注释】  

[1]司马氏:代指西晋。公元265年,司马炎代魏称帝,国号晋,史称西晋。    

[2]吴隐之:西晋人,字处默,操守清廉。            [3]刺:刺史。这里指做刺史。  

[4]歃(shà):饮,微吸。  

 [5夷、齐:即伯夷、叔齐。商末孤竹君的长子与次子。初孤竹君以次子叔齐为继承人,孤竹君死后,叔齐让位,伯夷不受,后来两人都投奔到周。抵周后,反对周武王进军讨伐商王朝。武王灭商后,他们又逃避到首阳山,不食周粟而死。后世将他们作为高风亮节的典范。  

 [6]宪副:宪台,西汉称御史府,东汉改称宪台,后为同类机构的通称,亦以称御史等官职。御史大夫是御史台长官,则宪副为御史中丞、侍御史等佐贰长官的称呼。吴君:吴姓人氏。  

 [7]至正十四年:公元1354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8] 以时:指吴宪副的孙子吴以时。  

[9]征士:不就朝廷征聘之士。京兆:京畿的行政区划名,为三辅之一。杜伯原:即杜本,元清江人,字伯原。博学善属文,武宗时被召至京师,未几归隐。工篆隶,有《诗经表义》《清江碧峰集》《谷音》等论著,学者称为清碧先生  

 [10]病:以之为病。“认为……是错误的”  

[11]矫:即矫情。矫,假托、诈称、矫心,掩饰真心,或故违常情以立异。  

[12]:扶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13] :长  

[14]否(pǐ)臧:成败,善恶。否,恶。臧,善。          [15] 向使:假使;假若。  

[16]乃: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 [17]冒:冒失地。         [18]夺:决定。  

[19]强饮:勉强地喝.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20]沽()名:猎取名誉。  

[21]汤火:热水与烈火。比喻刀兵之属能致人死伤者。汤,热水、开水。    

[22]幻:诈惑、惑乱。     [23]蛊(gǔ):诱惑。          [24]道:儒家学说。  

[25]


  
作者:陈胜华 编辑:五有先生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